永科试验机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永科试验机
热门搜索:

抽烟

发布时间:2020-01-14 13:49:43阅读:来源:永科试验机

大学的自由体现在哪里,在林森木看来那就是抽烟的时候不用躲到厕所里闻着臭气熏天的气味来抽 ,不用躲着老师,不用几个人轮流着抽一根,他可以坐在电脑前看着电影,悠闲地点起香烟来吞云吐雾,其次再是自由地恋爱。用他的话说便是抽烟这玩意儿就和做爱一样,会让人上瘾。

在这个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年代,林森木还会起这么个老土的名字完全取决于他那位迷信的奶奶,说他五行缺木,要在名字上给补回来,所以才取了这个都是由木字组成的名字。

在我们宿舍,抽烟的人有5个,不抽烟的也有2个 ,一个星期抽一包的有1个,三天一包的有3个,一天一包的有1个,而这个人就是林森木了。而且香烟也融入了他单调平凡的生活中,晚上睡觉前得抽上一根,用他的话说便是夜宵可以不吃,牙也可以不刷,但是烟是不可以不抽的。

早上起来也得抽上一根,用他的话说便是早餐可以不吃,但烟还是要抽的,要用新鲜的烟雾驱逐昨晚陈旧的烟雾。坐在电脑前双手离开键盘的时候,他的手上也是得夹上香烟的,这样他的借口便是无聊,无聊的时候总得找点东西来打发的,林森木选择了抽烟,打游戏打输了他也得点上一根,按他的想法便是平复一下想打人的心情;他一个人出去吃饭的时候也点上一根,他说这是驱逐孤独;上课上到一半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也会跑到走廊上抽上一根,他的理由是放松神经,消化知识。总之,一天不长,但是见到林森木的时候总能看到他手里衔着香烟。

我经常和林森木一起吃饭,当谈到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时候,林森木目光黯然的说,抽烟这事那在几年前就已经进行了,当年不懂事,说要抽上瘾再戒,用来考验自己的意志力与决心,后来发现和做爱一样,再也戒不了,还有心理也不想戒。

如果说追溯到第一次抽烟的时候那可就更长远了,那是大概七八岁的时候,看到村里的大人们坐在一起吞云吐雾地谈笑风生,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在父亲的床头上偷了2根烟,在厨房里拿上一盒火柴,叫上隔壁的小伙伴,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抽起了人生中的第一根烟,学着大人们的模样,划着火柴,用手护着火苗把香烟给点着。第一口不敢吸进去,含在嘴唇上,让烟雾从鼻孔里出来,这时会自豪的说,看,我会从鼻孔里出烟。

第二口吸进去的时候,整个人就晕了,就好比发烧一样,昏昏沉沉地,头上有一排星星在打转;第三口吸进去的时候,胃里恶心的不行,比看到网络上排名前十的丑女还要恶心。那个时候就觉得,抽烟这玩意儿不适合我。正式开始抽烟的也就是在高三那个时候,抽烟也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合适理由,那就是缓解压力。

林森木没烟抽的时候是坐不住的,自己又懒的出去买,所以就到隔壁宿舍去看看有没有,整个人在宿舍里踱来踱去,或者翻翻之前剩下的空烟盒,明知道是不可能 有的,但还是在希望与失望间轮回,但最后都是以失望告终,每每到这种时候他才会出去买烟。

林森木这个人有点自恋,时不时地点着一根香烟就到阳台后面站在镜子前一边照镜子一边抽烟,看着烟头亮起来,然后再吐出烟雾,眉头紧锁地就像是个忧郁的文学家。说到文学家 ,林森木还是比较喜欢文学的,也有一点文采,所以平时比较爱卖弄。

他也曾想过要戒烟,但是在他喜欢的作家里都是爱抽烟的,比如周国平、余华、林语堂、钱钟书、朱自清、鲁迅等等,至于孔子、孟子、韩非子、不管是什么子,他们大概是出生的年代比香烟的年代要早,不然他们肯定也是要抽烟的;在西方的那些哲学家里,像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爱默生、卢梭他们也是和香烟无缘,不然也是肯定会抽烟的,那个疯子哲学家尼采倒是比香烟的出生晚几十年,但是香烟还没传到德国,不然这个疯子也还是会抽烟的,所以他认为香烟是一部好作品的催化剂。这样更加坚定了林森木不想戒烟的决心,就算他想也戒不了,除非他能戒得了做爱。

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人叫林森木戒烟了,只是叫他少抽点,他也只是唯唯诺诺的点着头假装听了进去,不过烟量没有减少,反而有种越演越烈的趋势。以前也有人问过他抽烟有什么好处,他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不过当你接触上它,明知是没好处,但你也离不开它了。

名医汇

预约挂号预约系统

网络挂号服务平台

挂号平台有哪些